毛毛大仙

热爱拉郎

〖翔叶〗三千里路云和月

ooc预警

孙翔摔门而出,身上连手机都没带,铁门在他身后发出沉重的叹息,室内的冷气被阻断,楼道闷热潮湿。

他又跟叶修吵架了,因为一件小事,一个很简单的误会。他对着叶修大喊大叫,叶修只是清楚地解释了原因,之后就默默地看着他发脾气,在客厅暴躁地走来走去。

“你为什么不早点跟我说?”孙翔像被关在笼子里的野兽,拼命地展示暴躁来压抑不安。结果就是口不择言,“叶修,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看不起我,所以什么都不跟我说!”叶修倏地抬起头,眼睛里浮起一层难以描述的情绪,“你说什么?”孙翔咬咬牙,决定死扛到底,“你明明听见了,别装了!”叶修眼睛里的情绪渐渐分明,孙翔一眼望进去,心猛地一沉,说出来的话却更伤人,“早知道这样,还不如早点分手!”

说完这句话,孙翔不敢看叶修的表情,打开门跑了。叶修其实没什么表情,他只是认真地数着孙翔的脚步声,等他的脚步声再也听不见,叶修突然慌乱起来,胡乱地摸自己的口袋,想翻出来一根烟。但是没找到。早戒了。他只好继续呆坐着,啪嗒,一滴眼泪落到了手背上。过了一会儿,叶修开始觉得冷,他拿出手机给孙翔打电话,没打通,打了三遍之后,叶修摸了摸孙翔的外套,掏出来一个没电的手机。

叶修抓起手机和外套冲出了家门,他要去找孙翔,然后跟他说清楚。

叶修一路跑出公寓楼,在小广场的长椅上把孙翔拽起来。“你还敢不敢再跑远点儿!”孙翔愣愣地看着满头大汗,气都没喘匀的叶修,没吭声。“孙翔,你听好,我们俩这么多年,走到今天……”这是个不算好的开场白,因为孙翔看起来快哭了。叶修没搭理他,喘了口气接着说,“有哪一步是容易的吗?你这臭脾气,都是我惯的,你说我看不起你,那我为什么要这么艰难地跟你走这么多年!”叶修说完,才发现他们的姿势多奇怪,孙翔一直没有站直,委委屈屈地抬头看着他。叶修突然有点不自信,“你要分手吗?”

天黑了,灯光一盏一盏地亮起来,近处的是明亮的光点,远处的是模糊的光晕。今晚天气很好,星星和云铺满整个天空,月亮正慢慢地露出头来。孙翔忽然想起很早以前,他第一次跟叶修告白,叶修说他勇气可嘉。

孙翔伸手抱住叶修,抱紧了,“不要。”

【周翔】爱你是件日常的小事

爱你是件日常的小事

 

孙翔洗完澡从浴室出来,头发湿哒哒的,一股一股的水流顺着后背流下来,打湿了一片。他拿着吹风机随便吹了吹头发,吹到不滴水了,就踩着拖鞋回了卧室,一头栽倒在床上,打算趴一会儿再起来。床单刚洗过,有一股香味,孙翔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
 

趴着睡不太舒服,孙翔无意识地翻了个身,隐隐约约听见门响了,一个激灵从床上翻起来,仔细地听着门外的动静,真的有人。孙翔一下子想起来一堆恐怖故事,门外是一个变态杀人狂或者死不瞑目的鬼魂,马上就要闯进来了。孙翔决定掌握主动权,他拿了把客厅茶几上的水果刀冲到了门口,门开了,周泽楷被孙翔吓了一跳,手里的钥匙哗啦掉到了地上。

 

“你不是明天才回来吗,怎么今天晚上就回来了?”孙翔转身去了沙发上躺着,把水果刀随手扔在桌上。“没什么事了,你怎么还没睡觉?”周泽楷换了衣服,也走到沙发那儿,坐在了孙翔旁边。“我刚才睡着了,你开门的时候醒了。”周泽楷没说话,他想,哇,孙翔,你平时睡觉那么死,我怎么可能吵醒你。

 

周泽楷伸手摸孙翔的头发,潮乎乎的,摸起来软软的,孙翔的头发有一点天然卷,平时都是咋咋呼呼的,只有洗完头没干的时候,摸起来最舒服。周泽楷给孙翔按摩头皮,然后一点一点地顺下来,“你切完苹果怎么又不洗水果刀?”孙翔正在从坐着的姿势滑成躺着的姿势,听见了一顿,“毛都给你顺了,怎么还要我洗?”然后继续往下滑,最后心满意足地躺在周泽楷腿上吃橘子。

 

“还不吹头发。”周泽楷把刚顺好的头发揉乱。“我吹了,就是没吹干嘛。”孙翔有点儿困了,闭着眼睛指吹风机。周泽楷闻了闻自己的手指,沾满了孙翔洗发水的味道,“孙翔,有时间了跟我回去见妈妈好不好?”“好啊,阿姨叫我去的吗?”孙翔快睡着了,迷迷糊糊地回答。“嗯,今天我告诉她了。”

 

“什么,我好困,我们睡觉吧。”孙翔闭着眼睛坐起来,脚在地上胡乱踩来踩去找拖鞋,周泽楷把他的拖鞋踢到他脚下。“我把我们在一起的事告诉妈妈了。”孙翔一晚上第二次被周泽楷惊醒,这次醒得更彻底,他扭头和周泽楷对视,刚穿上的一只拖鞋飞了出去。“你,你怎么说的?”“直接说的,没敢挑爸爸在的时候说,只跟妈妈说了。”周泽楷看起来很冷静地回答。“妈妈说什么了,打你没?周泽楷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!”孙翔着急地把周泽楷扯过来脱他的衣服。周泽楷也不反抗,孙翔把周泽楷前前后后摸了个遍,没摸到什么伤口,松了口气。又想起来出柜的事,一口气又提上来,刚要继续数落周泽楷,发现周泽楷正眨巴着大眼睛一脸无辜地盯着他,就想不起来要说什么了,“你看我干嘛。”孙翔凶凶地说。周泽楷也不说话,抓着孙翔的手往下带,孙翔把手抽回去瞪他,周泽楷委委屈屈地说:“你摸的。”孙翔的心啊,比他的头发都软。

 

第二天孙翔起晚了,穿着睡衣顶着乱糟糟的黄毛靠在冰箱上看周泽楷做饭。周泽楷并不擅长做饭,但是他很喜欢在厨房折腾,孙翔看着他拿了个碗,接了一碗水倒到锅里,又接了一碗水倒到锅里,准备开火熬粥。“我要喝两碗粥。”孙翔伸了个懒腰。周泽楷就又接了一碗水倒进去。孙翔满意地点点头,拿了水壶去阳台浇花。

周泽楷把早饭摆好正要喊孙翔,浴室里伸出来一个脑袋,黄毛乱糟糟的,叼着牙刷,“等一哈,马上。”孙翔立刻缩了回去,牙膏沫差点滴到身上,他只好低着头刷牙。有只手伸过来给他梳头发,孙翔继续一动不动地刷牙。孙翔最近该剪头发了,刘海有点长,遮了一点眼睛,周泽楷在小盒子里挑了一个黄色的橡皮筋,给孙翔扎了一个揪,顶在脑袋上,像周泽楷家的傻儿子。“你笑什么。”孙翔把泡沫吐掉,抬头照了照镜子,“周泽楷你扎得也太丑了,还有这是什么,给我换个黑色的!”孙翔戳着黄色的橡皮筋质问周泽楷。周泽楷正在旁边笑得直不起腰,一边笑一边随口胡说,“我觉得特别好看啊。”

 

孙翔吃饭的时候要看电视,据说是小时候养成的习惯。“我小时候挑食,老不吃饭,我妈为了让我好好吃饭,就跟我说好,只有吃饭的时候才可以看电视,不吃饭不能看。”孙翔把煎蛋的边咬了一圈,拿遥控器换了个台。“唔,今天的粥好像有点稀。”周泽楷正在认真地看火腿肉是怎么做的,刚看到一头猪被宰了,孙翔就换台了,他伸手把遥控器抢回来换回去,心说因为我多加了一碗水但是没多加米呀。“别换,等我学会了给你做。”周泽楷眼睛没离开电视屏幕,拽了拽孙翔的小辫子。“好好好,等你学会了给我做。不过首先,你要从养猪做起。”周泽楷心说你就逗我吧。他刚要开口,孙翔突然叫他的名字,

 

“周泽楷。”

“嗯?”

“明天就去见妈妈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还有爸爸。”

“嗯。”


〖翔周〗甜甜圈

    周泽楷也没想到会这样。

    他躲在商场的男厕所里给孙翔打电话,听到外面一声大喊,“楷楷,我看到你啦,快出来!”吓得把手机掉到了地上,黑色的机子呲溜一下滑进了下水道里。周泽楷要是有字幕,那现在一定是满屏的小乌鸦。周泽楷气愤,周泽楷无奈,周泽楷佛系了。他揪了揪自己的头发,乖乖地站在洗手池旁边等着粉丝们离开。

    周泽楷把战斗法师的技能数到五十级的时候,孙翔冲进来了,狠狠地把棒球帽扣到周泽楷头上,说你怎么不接我电话啊。周泽楷委屈,他看了看下水道,说手机掉进去了,又抬起头可怜巴巴地瞅着孙翔。孙翔立刻瘪了,给他把帽子戴好了,“你不要这么看着我,每次你这么看着我……”后面声音太小,周泽楷没听清。

    孙翔又把口罩掏出来给周泽楷一个,给自己戴一个,然后他紧紧握住周泽楷的手,说,“走啦!”孙翔深吸一口气,打开了门向外看了看,然后拉着周泽楷就往外跑。

    阳光太刺眼了,周泽楷得微微眯着眼睛才能看清孙翔的背影。孙翔拉着他一口气跑过两条街,突然一个刹车停下来大口大口地喘气。周泽楷没站稳,撞到了孙翔身上,就顺势伸出胳膊一搂,把孙翔抱了个满怀,头埋在孙翔后颈的头发梢里,就这么不动了。
孙翔伸手把周泽楷的大脑袋扒拉开,说热死了热死了,撒娇都不嫌热的嘛。周泽楷这才站好,一滴汗从额角流下来,滑到下巴的时候孙翔伸手给他擦了。孙翔转身往俱乐部的方向走,周泽楷就在后边跟着,离得特别近。快到俱乐部门口的时候,孙翔终于绷不住了,转身很严肃地问周泽楷,“出门为什么又不戴帽子和口罩?”周泽楷眨眨眼睛,说好热。每次都这样,孙翔都懒得教育他了。孙翔接着问,“那出去干什么了?”周泽楷忽然笑了,孙翔心里咯噔一下,心说不好,美色误人。

    周泽楷一边笑一边掏口袋一边说:“去给你买甜甜圈呀!”

【昊翔】久伴

先把结局放出来啦!!!

一段话

二十五年其实不算很长,前十八年唐昊把孙翔当成众多哥们儿中的一个,他们一起长成鲜衣怒马的少年,血管里流淌着永不熄灭的火焰,后七年唐昊把孙翔视为芸芸众生中唯一的心上人,满腔热爱只能默读。第二十五年,孙翔在一往无前的路上突然刹车,掉头去另一个岔路口拦住唐昊,跳下车,笑着说:“唐昊,你能一直陪着我吗?”

我能啊。

【昊翔】久伴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唐昊最终还是一路开回了家,跟孙翔爸妈打了招呼就回了自己家。刚打开门,唐妈妈就迎过来了,笑眯眯地说昊昊累不累呀,你怎么又变帅了。尽管唐昊开了一路车,但是其实在听见唐妈妈的声音之前,他并没有觉得多累。唐妈妈的话一出来,铺天盖地的疲惫突然朝他涌来,唐昊像站在海边的流浪者,被涨潮的海水打得一个踉跄,他趁着换鞋的时候擦了擦眼睛,努力地把眼泪收回去,眼眶还是有点发红。唐昊伸长了胳膊抱住妈妈,说你儿子一直都这么帅的,你骄不骄傲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吃完饭,唐昊窝在沙发里打游戏,唐爸爸喊他洗碗,唐昊推塔推到高地,一点都不想动,懒洋洋地答应着。一局游戏打完,唐昊趿拉着拖鞋晃到厨房门口,看见他爸正在洗炖排骨的盘子,洗洁精起了一大堆泡沫,唐昊嘿嘿地傻笑说爸我来吧,唐爸爸说不用你洗,打你的游戏吧,唐昊说那我给你剥橘子呗。唐爸爸说家里的橘子太酸,还是你吃吧,给我削个苹果去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唐昊一边削苹果一边想孙翔,孙翔大傻子是不是在跟他女朋友联机打游戏,还是跟女朋友出去逛街了。唐昊知道孙翔是直的,一直都知道,但是喜欢一个人这种事,自己又没办法控制,唐昊几乎没有表现过对孙翔的喜欢,他并不想奋不顾身地把孙翔拉到一条连自己都看不到光明的路上,孙翔应该有一个女朋友,他们会结婚,之后有一个宝宝,他们会非常相爱,如同这个世界上每一个幸福的家庭一样。唐昊,爱孙翔的唐昊,脾气差的唐昊,孙翔最好的兄弟,孙翔未来的儿子他干爹。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 唐昊想着想着,觉得爱真是能让人变得伟大,好像孙翔的女朋友也没有那么难以接受了,好像他可以放下孙翔了,唐昊有点高兴。电话响了,孙翔的名字亮起来,“唐昊,明天去超市买年货吧!”

【昊翔】久伴

继续流水账


       第二天孙翔和唐昊踏上了回家的路,带着女朋友。分配座位的时候遇到了一点问题,之前只有他们俩的时候,一个正驾一个副驾,路上轮换。但是现在有了孙翔的女朋友,就麻烦一点。早上唐昊过来找孙翔,孙翔磨磨唧唧老收拾不好东西,唐昊把他的行李箱扛到楼下,回来之后看到孙翔还在坐着玩游戏,就拽着他要走,孙翔把唐昊的手拨开,说等会儿,我女朋友说想跟咱们一块回去,在路上了。唐昊立刻转身下楼,说那我在车里等你们。

        然后孙翔跟他女朋友就看到唐昊坐在副驾驶玩手机,孙翔敲敲车窗,唐昊没搭理孙翔,孙翔拉开驾驶室的门坐进去,扒着唐昊的肩膀把他扭过来,盯着唐昊很认真地说听着老铁,我好容易交了个女朋友还要带家去了,你是不是得成全一下我们,所以,坐后座吧乖。唐昊看着暗下去的手机屏幕,然后下车绕到前门,开门把孙翔拽出来说成全你,滚后边去。唐昊还是像他一贯的样子,虽然看起来很嫌弃孙翔,但是总会顺着他,可孙翔就是觉得唐昊有点蔫,像刚才按下去的手机屏幕,再也没有被摁亮。

        路上孙翔要换唐昊,唐昊说什么也不下来,孙翔就钻进副驾驶投喂唐昊,薯片饼干酸奶棒棒糖喂了一堆,唐昊来者不拒,孙翔也喂得挺开心。女朋友在后座问孙翔有没有水果,孙翔回答有橘子,但是给剩两个。女朋友很听话,吃呀吃真的剩了两个橘子,剥好了递给孙翔,孙翔把白色的筋络撕干净握在手里,另一只手掰了两瓣放嘴里尝了尝,满意地说啧,还挺酸的,就继续一瓣一瓣地喂给唐昊。唐昊眨眨眼,好像被酸到了。女朋友看着他俩,突然问了一句你们一直关系这么好吗,孙翔摇头晃脑地说那当然啦,唐日天最喜欢吃酸橘子了,要不要把车停一下,你站在此地不要走动,我再去买两个橘子哈哈哈,后半句是对着唐昊说的。

【昊翔】久伴

其实孙翔想跟唐昊解释来着,但后来他一想吧,事实就是唐昊看到的这样啊,没什么好解释的,反而是要跟女朋友解释唐昊是谁,为什么会在她马上亲到孙翔的时候冲进来又冲出去。孙翔说唐昊从小跟他一块长大,两个人二十几年里几乎没分开超过一个月,熟得不行了,所以互相有对方家的钥匙,而且唐昊这人吧,脾气比较爆,一点就炸,行事也是急匆匆的,不过唐昊为什么又走了,也许是因为他……吓着了?

晚上的时候,孙翔突然想起来今天约好了唐昊一起回家,他把擦头发的毛巾随便一扔就去找手机,屏幕亮起来之后是唐昊傻兮兮的笑脸,唐昊以前非要把孙翔的手机壁纸整成两个人的合照,孙翔就让他弄了,所以大家看到孙翔的手机都觉得给里给气。公司年会的时候还有个挺好看的姑娘笑着问他是不是男朋友,孙翔愣了一下,说你不要意淫我跟唐日天纯洁的革命友谊,还说这我从小到大最好的哥们儿,单身,要不我介绍你俩认识认识。姑娘哈哈大笑,说孙翔你是不是傻。

孙翔给唐昊把电话拨过去,嘟嘟响了两声之后被……挂断了,孙翔有个特点,很多事他懒得去想为什么,他觉得太麻烦了,孙翔还有个特点,他比唐昊执着,所以孙翔并没有想唐昊为什么要挂他的电话,并且一次又一次锲而不舍地拨过去,被挂断,拨过去,再被挂断,拨过去,接通了。哎呦还挺快的,孙翔正准备着拨下一次呢那边就传来了一声干嘛,孙翔赶紧说咱们明天回家吧,今天我给忘了。唐昊那边只能听到沉重的呼吸声,然后嘟,挂断了。孙翔有点气了,这人怎么回事,能不能好好说话。他把手机当成唐昊,用力地摔在床上,自己也爬上去,气着气着睡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