毛毛大仙

热爱拉郎

【周翔】爱你是件日常的小事

爱你是件日常的小事

 

孙翔洗完澡从浴室出来,头发湿哒哒的,一股一股的水流顺着后背流下来,打湿了一片。他拿着吹风机随便吹了吹头发,吹到不滴水了,就踩着拖鞋回了卧室,一头栽倒在床上,打算趴一会儿再起来。床单刚洗过,有一股香味,孙翔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
 

趴着睡不太舒服,孙翔无意识地翻了个身,隐隐约约听见门响了,一个激灵从床上翻起来,仔细地听着门外的动静,真的有人。孙翔一下子想起来一堆恐怖故事,门外是一个变态杀人狂或者死不瞑目的鬼魂,马上就要闯进来了。孙翔决定掌握主动权,他拿了把客厅茶几上的水果刀冲到了门口,门开了,周泽楷被孙翔吓了一跳,手里的钥匙哗啦掉到了地上。

 

“你不是明天才回来吗,怎么今天晚上就回来了?”孙翔转身去了沙发上躺着,把水果刀随手扔在桌上。“没什么事了,你怎么还没睡觉?”周泽楷换了衣服,也走到沙发那儿,坐在了孙翔旁边。“我刚才睡着了,你开门的时候醒了。”周泽楷没说话,他想,哇,孙翔,你平时睡觉那么死,我怎么可能吵醒你。

 

周泽楷伸手摸孙翔的头发,潮乎乎的,摸起来软软的,孙翔的头发有一点天然卷,平时都是咋咋呼呼的,只有洗完头没干的时候,摸起来最舒服。周泽楷给孙翔按摩头皮,然后一点一点地顺下来,“你切完苹果怎么又不洗水果刀?”孙翔正在从坐着的姿势滑成躺着的姿势,听见了一顿,“毛都给你顺了,怎么还要我洗?”然后继续往下滑,最后心满意足地躺在周泽楷腿上吃橘子。

 

“还不吹头发。”周泽楷把刚顺好的头发揉乱。“我吹了,就是没吹干嘛。”孙翔有点儿困了,闭着眼睛指吹风机。周泽楷闻了闻自己的手指,沾满了孙翔洗发水的味道,“孙翔,有时间了跟我回去见妈妈好不好?”“好啊,阿姨叫我去的吗?”孙翔快睡着了,迷迷糊糊地回答。“嗯,今天我告诉她了。”

 

“什么,我好困,我们睡觉吧。”孙翔闭着眼睛坐起来,脚在地上胡乱踩来踩去找拖鞋,周泽楷把他的拖鞋踢到他脚下。“我把我们在一起的事告诉妈妈了。”孙翔一晚上第二次被周泽楷惊醒,这次醒得更彻底,他扭头和周泽楷对视,刚穿上的一只拖鞋飞了出去。“你,你怎么说的?”“直接说的,没敢挑爸爸在的时候说,只跟妈妈说了。”周泽楷看起来很冷静地回答。“妈妈说什么了,打你没?周泽楷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!”孙翔着急地把周泽楷扯过来脱他的衣服。周泽楷也不反抗,孙翔把周泽楷前前后后摸了个遍,没摸到什么伤口,松了口气。又想起来出柜的事,一口气又提上来,刚要继续数落周泽楷,发现周泽楷正眨巴着大眼睛一脸无辜地盯着他,就想不起来要说什么了,“你看我干嘛。”孙翔凶凶地说。周泽楷也不说话,抓着孙翔的手往下带,孙翔把手抽回去瞪他,周泽楷委委屈屈地说:“你摸的。”孙翔的心啊,比他的头发都软。

 

第二天孙翔起晚了,穿着睡衣顶着乱糟糟的黄毛靠在冰箱上看周泽楷做饭。周泽楷并不擅长做饭,但是他很喜欢在厨房折腾,孙翔看着他拿了个碗,接了一碗水倒到锅里,又接了一碗水倒到锅里,准备开火熬粥。“我要喝两碗粥。”孙翔伸了个懒腰。周泽楷就又接了一碗水倒进去。孙翔满意地点点头,拿了水壶去阳台浇花。

周泽楷把早饭摆好正要喊孙翔,浴室里伸出来一个脑袋,黄毛乱糟糟的,叼着牙刷,“等一哈,马上。”孙翔立刻缩了回去,牙膏沫差点滴到身上,他只好低着头刷牙。有只手伸过来给他梳头发,孙翔继续一动不动地刷牙。孙翔最近该剪头发了,刘海有点长,遮了一点眼睛,周泽楷在小盒子里挑了一个黄色的橡皮筋,给孙翔扎了一个揪,顶在脑袋上,像周泽楷家的傻儿子。“你笑什么。”孙翔把泡沫吐掉,抬头照了照镜子,“周泽楷你扎得也太丑了,还有这是什么,给我换个黑色的!”孙翔戳着黄色的橡皮筋质问周泽楷。周泽楷正在旁边笑得直不起腰,一边笑一边随口胡说,“我觉得特别好看啊。”

 

孙翔吃饭的时候要看电视,据说是小时候养成的习惯。“我小时候挑食,老不吃饭,我妈为了让我好好吃饭,就跟我说好,只有吃饭的时候才可以看电视,不吃饭不能看。”孙翔把煎蛋的边咬了一圈,拿遥控器换了个台。“唔,今天的粥好像有点稀。”周泽楷正在认真地看火腿肉是怎么做的,刚看到一头猪被宰了,孙翔就换台了,他伸手把遥控器抢回来换回去,心说因为我多加了一碗水但是没多加米呀。“别换,等我学会了给你做。”周泽楷眼睛没离开电视屏幕,拽了拽孙翔的小辫子。“好好好,等你学会了给我做。不过首先,你要从养猪做起。”周泽楷心说你就逗我吧。他刚要开口,孙翔突然叫他的名字,

 

“周泽楷。”

“嗯?”

“明天就去见妈妈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还有爸爸。”

“嗯。”


〖翔周〗甜甜圈

    周泽楷也没想到会这样。

    他躲在商场的男厕所里给孙翔打电话,听到外面一声大喊,“楷楷,我看到你啦,快出来!”吓得把手机掉到了地上,黑色的机子呲溜一下滑进了下水道里。周泽楷要是有字幕,那现在一定是满屏的小乌鸦。周泽楷气愤,周泽楷无奈,周泽楷佛系了。他揪了揪自己的头发,乖乖地站在洗手池旁边等着粉丝们离开。

    周泽楷把战斗法师的技能数到五十级的时候,孙翔冲进来了,狠狠地把棒球帽扣到周泽楷头上,说你怎么不接我电话啊。周泽楷委屈,他看了看下水道,说手机掉进去了,又抬起头可怜巴巴地瞅着孙翔。孙翔立刻瘪了,给他把帽子戴好了,“你不要这么看着我,每次你这么看着我……”后面声音太小,周泽楷没听清。

    孙翔又把口罩掏出来给周泽楷一个,给自己戴一个,然后他紧紧握住周泽楷的手,说,“走啦!”孙翔深吸一口气,打开了门向外看了看,然后拉着周泽楷就往外跑。

    阳光太刺眼了,周泽楷得微微眯着眼睛才能看清孙翔的背影。孙翔拉着他一口气跑过两条街,突然一个刹车停下来大口大口地喘气。周泽楷没站稳,撞到了孙翔身上,就顺势伸出胳膊一搂,把孙翔抱了个满怀,头埋在孙翔后颈的头发梢里,就这么不动了。
孙翔伸手把周泽楷的大脑袋扒拉开,说热死了热死了,撒娇都不嫌热的嘛。周泽楷这才站好,一滴汗从额角流下来,滑到下巴的时候孙翔伸手给他擦了。孙翔转身往俱乐部的方向走,周泽楷就在后边跟着,离得特别近。快到俱乐部门口的时候,孙翔终于绷不住了,转身很严肃地问周泽楷,“出门为什么又不戴帽子和口罩?”周泽楷眨眨眼睛,说好热。每次都这样,孙翔都懒得教育他了。孙翔接着问,“那出去干什么了?”周泽楷忽然笑了,孙翔心里咯噔一下,心说不好,美色误人。

    周泽楷一边笑一边掏口袋一边说:“去给你买甜甜圈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