毛毛大仙

热爱拉郎

【叶橙】 我很爱你

算是有一点点叶黄,但是这是一篇叶橙文

太久没更,可能会有bug

黄少天直不直我再想想

新年快乐(✪▽✪)

叶修在家躺了一个月养手上那条抓痕。躺到叶秋都开学两周了,叶秋跟叶修是一个高中,不过叶秋上高二,比他哥大一届,是学长。学长是个好身份啊,上可装逼带你飞,下可撩妹怼哥哥,叶学长语重心长地跟叶修说:“哥啊,你赶快上学去吧。”叶修把烟摁灭,说,“嗯。”语气平淡,给叶秋还吓了一跳。

当天下午,叶修就背着自己的小书包去学校了,天气挺好的,昨天刚下过雨,凉丝丝的湿意还没有被蒸干,叶修手里抓着校服外套,一步三晃地往教室走,他在二班,这数不错,有一种叶秋的气质,上楼的时候,上边下来俩勾肩搭背的男生,一个还在努力地去揪另一个的耳朵,叶修往旁边让了让,等人走了,自己再上去。

班主任让人喊新来的同学去办公室报道,叶修推门进去的时候,里边倒是不只他们班主任一个人,还有个四十多岁的阿姨,看着挺凶。叶修乖乖地走到班主任面前喊了老师好,这个看着很年轻的男人把脸上的笑意收回去,说:“你就是叶修吧,尽快熟悉熟悉咱们学校的环境,教学进度什么的,把这几张表回去填一下,填好了送过来,走吧!”叶修一一应了,接过表要走,却被抓住了右手,“哪只手被猫抓了,我看看。”叶修有一瞬间的懵圈,但是很快伸出左手,手背朝上,乖乖地给看,手很白,没有任何伤痕,老师看起来很满意,就让叶修退下了。叶修是不太想上学,所以之前才会离家出走将近一年去打游戏,但是他已经回来了,而且是自己答应以后才回来的,所以他也在试着去习惯上学这种生活方式,既然自己选择回来,就好好做个学生。

这个学生现在趴在桌子上,抠着前人留下来的涂鸦和刻字,越抠越困,就在他快要挣脱高中生的躯壳去梦里拯救世界的关键时刻,被人一巴掌呼在后脑勺,一下清醒了。“诶,我说,你就是我一个月没来的新同桌吗?你为什么晚了一个月才来啊,一来就趴在这里睡觉,你叫什么名字啊,噢对,好像叫叶修,那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,我叫黄少天,是你的同桌,我跟你说……”被吵醒的叶修看着一张嘴开开合合,无比郁闷,这个时候如果叶秋在,一定会拖走黄少天,然后找个干净点的空地挖坑埋了,没错,叶家人都知道,叶修,有,非常,严重的,起床气,上一次被吵醒之后,他离家出走了整整一年,直到现在还拿起床气做离家出走的挡箭牌,胡搅蛮缠,大言不惭。但是现在环境陌生,离校出走会被门卫大爷拦在里头,还会被押送到班主任脚下,叶修忍了忍,一个没忍住,亲了一口黄少天,二班安静了,附中安静了,B市安静了,世界安静了,啊,真好。

等叶修终于睡够了抬起头坐好,看到的画面就是一个黄毛的男生,极其端庄地坐在旁边的座位上,目视前方,眼神飘忽,双颊绯红,他记得梦里好像听见此人说自己叫黄少天,就伸手在人面前晃晃,“黄少天吗?你看什么呢?”黄少天一下从座位上弹起来,“我没有看你!”

空气吓得赶紧安静了,叶修就笑了,边笑边说:“是不是我睡觉流口水了,还是脸上有红印子?”黄少天赶紧说,“是是是,你流口水了,流了好大一摊,卷子都湿了,你脸上还有红印子,好像是校服袖子弄的,好像是扣子,哎我去给你拿一张新卷子你等等。” 叶修一直在笑,直到黄少天手忙脚乱地扯着一沓新卷子过来塞到他手里,他又笑了一下,弯着眼睛说:“对不起啊少天,我有起床气,亲你那一口不是故意的,你当时实在是太吵了。”这个时候,也许一个一般的直男应该生气了,至少应该质疑一下起床气跟乱亲人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,但是黄少天不是一般的直男,我不是说他不是直男,我是说他不一般,反正他很明显能看出来十分开心,连语速都乘了二:“哇靠,你可吓死我了,我都不敢跟你说话了,老叶啊,你不来的这一个月里,我可是寂寞死了,上课都没有同桌陪我说话,跟前后桌说话老被老头逮起来回答问题,那些问题我怎么会嘛,我不会还要去后面罚站,那样我连前后桌都没有了……”

评论(4)

热度(18)